視聽引用 :http://mymedia.yam.com/m/3465773

 

(練習中)
天馬:「霧野學長!這裏!」
蘭丸:「喔——要去羅!天馬!」
天馬:「很不錯喔霧野學長!準備下一個羅!菲!」
菲:「嗯!天馬!」
京介:「狀況不錯嘛,天馬。」
天馬:「嗯!我啊,覺得只要踢足球就會變得很有精神呢!」
京介:「說得也是。」
拓人:「天馬的隊長風範也是漸漸有樣子了呢。」
三國:「以現在的他來說,似乎可以安心地把雷門交給他了。但是,他現在在這裏做的事情,實在是想不到可以跟隊長扯上邊。」
拓人:「是啊。讓天馬接下這支雷門足球隊,同時也將喜愛著足球的雷門精神,跟著隊長的臂章一起交給他繼承,我是這麼打算的。」
三國:「接下來交給他帶領的雷門球隊,好像會變得很有趣呐。喂!天馬!差不多了,稍微休息一下如何?」
天馬:「好——說的也是呢,稍微休息一下吧?」
蘭丸:「嗯!」

(休息時間)
天馬:「呼啊——踢過足球後心情真好——對吧!劍城!」
京介:「嗯。」
蘭丸:「就算被足球禁止令給阻止,還是好想趕快跟其他的學校一起比賽足球喔。」
三國:「是啊。接下來還有很長的一場戰鬥要繼續呢,為了奪回我們的足球。」
天馬:「咦?佐助?」
三國:「什麼?佐助?」
天馬:「怎麼啦,佐助!」
佐助:「汪汪汪!」
天馬:「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!……嗯?好像叼了什麼?」
拓人:「那是什麼?」
京介:「這是……短冊*?」
(*短冊:日本在七夕時會用來寫下願望的長形詩簽,寫完願望後會將之掛上竹葉)
佐助:「汪!」
天馬:「啊對——!今天是七夕啊。在這上面寫下願望的話說不定會實現喔!對了,大家趕快一起在短冊上寫下願望,然後掛上去吧!」
拓人:「現在開始嗎?」
三國:「嘿——不是很棒嗎?我今天已經決定了要跟媽媽一起過七夕,所以買了短冊。也分一些給你們用吧!我記得是在這……」
天馬:「喂喂佐助不要舔了啦!」
佐助:「汪汪汪汪——」
天馬:「三國學長,那麼請讓我們用這個。話說回來,三國學長寫了什麼願望?」
三國:「說得也是!我果然還是對於門將(ry」
天馬:「佐——助——!」
佐助:「汪汪——」
天馬:「就說了——再這樣舔下去的話短冊都濕答答了!……很好、乖孩子乖孩子。」
三國:「咳、我」
天馬:「那劍城呢?」
京介:「我嗎?我果然還是……哥哥的事情。」
天馬:「嗯,說得也是呢。但是那個願望,絕對會實現的唷!」
京介:「嗯。」
天馬:「嘿嘿。那霧野學長呢?」
蘭丸:「我的話是……希望可以跟親友永遠在一起踢足球。」
天馬:「唉——嗯嗯!親友果然很重要呢!那麼,下一位是神童學長!」
拓人:「說得也是。我的話……我有一位想再見一面的人。」
眾人:「咦咦?」
京介:「那個人……該不會是指?」
拓人:「啊、不、是圓堂教練啦……」
天馬:「原來是這樣!我還以為是那位豆腐小姐呢!她真的是一位很漂亮的人喔——」
拓人:「呃……」
菲:「天馬,關於這件事情……」
京介:「喂、天馬,看來你忘記了在這裏的聽眾都還不知道的樣子。」
天馬:「唉、啊對了,我們這裏的時間是還沒去戰國時代之前的時間啊。」
京介:「既然這樣,不知道的話是當然的嘛。」
菲:「沒錯。這裏的各位,在還沒看到下周播出的穿越歷史戰國時空跳躍篇之前沒辦法聊呢。」
天馬:「這樣啊!這樣的神童學長以往都沒看過耶!唉嘿嘿!這樣的話就請拭目以待羅。對了!菲的願望是什麼?」
菲:「我的話……我的話還是直接寫在短冊上好了,不然好難為情……比起這個,天馬的願望是什麼?」
天馬:「唉?我嗎?說得也是,都沒有想到這個的說。果然還是,希望成為最棒的隊長、吧!」
拓人:「天馬的話一定可以的。」
三國:「嗯,我很期待喔,天馬!」
天馬:「是的!三國學長、神童學長,還有……喂喂佐助——!」
佐助:「汪汪汪!」
天馬:「夠了不要再舔了啦佐助——!對了,話說回來,我們還沒有聽三國學長的願望呢!」
三國:「汪!……啊啊、不對!對啊,對我來說」
天馬:「唔?」
菲:「是……我知道了!」
天馬:「菲,發生什麼事了?」
菲:「不好了,好像又是黃金國那些傢伙有動作了。アルノ博士也提醒我們要注意點……」

三國:「要注意一點……就算這樣講也……」
菲:「嘛……的確是很像アルノ博士會給我們的忠告呢。」

(阿爾法出現)
眾人:「唔喔!」
天馬:「你是……阿爾法!」
阿爾法:「Yes. 我是阿爾法。」
菲:「阿爾法……你沒有被關在無限監獄裏面嗎?」
阿爾法:「No. 我回來了。為了向你們復仇而來。」
菲:「你到底想做什麼!」
拓人:「不管你們要改變幾次歷史,我們都會出來抵抗你們的!而且不會有怨言!」
天馬:「又想跟我們說要抹去足球嗎?」
阿爾法:「No.」
京介:「什麼?既然這樣為什麼會到這裏來?難道是不想再跟我們踢足球了嗎?」
阿爾法:「No. 並沒有。」
拓人:「這樣的話你的目的是什麼!」
阿爾法:「我早就取得勝利了。因為我已經將你們的某個東西消去了。」
京介:「你說什麼……?」
天馬:「但是我們都把足球的事情記得好好的,也能夠踢球,一點問題也沒有啊。」
阿爾法:「是嗎。足球是無法消滅的,所以我消滅了其他的東西。」
拓人:「其他的東西是嗎……!」
天馬:「就算你們有什麼企圖,我們也不會讓你們為所欲為的!」
阿爾法:「那又怎麼樣呢。喝啊——」
拓人:「是射門!危險啊,霧野!」
蘭丸:「這樣的程度,算不了什麼!」
三國:「霧野!交給我來擋下吧!」
天馬:「佐助!啊、……三國學長!」
拓人:「不行的!那樣的話只會受到攻擊而已!三國學長負荷不了的!」
京介:「神童學長——!」
菲「小心一點,要來了!」
三國:「看我的!HA、HA……漢堡(Hamburger)是我的拿手料理!咦?」
天馬:「唉?」
三國:「我在說什麼啊我!」
拓人:「三國學長……」
蘭丸:「招式……竟然使不出來?而且還說了些令人不解的話……」
菲:「但是……球被擋下來了!」
拓人:「三國學長……把球擋下來了?」
三國:「喂、神童……不、可是我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呢?」
阿爾法:「不久後就會明白的。」
三國:「不過我擋下球了!不會讓你們得逞的!去吧!神童!」
拓人:「是!」
阿爾法:「還不明白嗎?為了瞭解你們現在的狀況還特地交出球嗎?」
拓人:「攻擊要繼續羅!霧野」
蘭丸:「啊、什麼?沒有球!」
京介:「球在阿爾法的腳下!」
阿爾法:「要奪走你們的球真是輕而易舉。」
蘭丸:「這裏就交給我來守護!」
菲:「阿爾法要來了!注意一點!」
蘭丸:「嗯!」
天馬:「要來了!霧野學長的迷幻之霧(The Mist)!」
蘭丸:「要去了!阿爾法!」
阿爾法:「哼。」
蘭丸:「The Miss*……呃?The Miss!Miss!呃、呃啊——!」
(*迷幻之霧原文是「ザ・ミスト」,而蘭丸是因為喊不出「ト」才變成了ミス(miss))
拓人:「該不會……失敗了?」
菲:「還好嗎?霧野君?」
蘭丸:「我怎麼會弄成這樣……抱歉。」
天馬:「但是,霧野學長竟然會把迷幻之霧(The Mist)給Miss掉……」
拓人:「霧野,把迷幻之霧(The Mist)給Miss掉是什麼意思?一點也不像你啊。」
三國:「喂喂!就算Mist變成Miss也別這樣責難他嘛!」
蘭丸:「我知道……我知道啦!再這麼下去的話……」
拓人:「說的也是啊。那你就做到這裏吧。」
蘭丸:「可是,這樣很奇怪啊。就算招式似乎能使出來,但是卻成功不了。」
拓人:「什麼!」
阿爾法:「Yes. 根本不可能成功。」
天馬:「根本不可能成功什麼的……是什麼意思!」
拓人:「你這傢伙,到底做了什麼!」
天馬:「果然又是把足球給……!」
阿爾法:「No. 我已經說過足球是不可能抹滅的了。」
天馬:「既然這樣,你到底做了什麼?」
阿爾法:「我們……」
眾人:「唔……」
阿爾法:「從你們的超次元足球裏,奪走了超次元。」
眾人:「咦?」
蘭丸:「從超次元足球裏……奪走了超次元?這麼說的話……」
阿爾法:「沒錯。你們現在踢的,只是非常普通的足球。」
天馬:「非常普通的足球什麼的……又是什麼啊!我喜歡足球,所以這根本不成問題!」
阿爾法:「這樣啊。那麼就繼續吧,非常普通的、足球。在這之前,可別忘了足球可是不可缺少的東西。」
三國:「到底想做什麼!不管你們要做什麼,我們都不會輸給你們的!」
矢島:「喔!不知道怎麼了又是一個很熟悉的場景——!今天本來覺得三國同學跟佐助很忙的樣子,結果就突然被傳送到這裏來了!這對於七夕來說還真的是個超——展——開——!」
阿爾法:「那麼開始吧。」

(比賽開始)
天馬:「好!上吧!」
拓人:「天馬!」
天馬:「是!」
矢島:「開球了!神童把球傳給松風,由松風帶球前進!唔喔!阿爾法前去截球了!會變什麼樣子!」
天馬:「怎麼可能會輸呢!」
阿爾法:「那又怎樣。」
天馬:「就算從我們的足球裏奪走了超次元也無所謂!足球就是足球!總會有辦法的!要去羅——!」
矢島:「松風擺出必殺技的姿勢,這招是……!」
天馬:「微風……很舒服呐——咦?這是什麼啊!」
拓人:「你在做什麼啊天馬!把球傳過來!」
矢島:「唔喔,招式使不出來!怎麼了——!」
天馬:「啊、是!神童學長!請你使用神的指揮棒吧!」
拓人:「交給我吧!神的*(神の)……淩亂讓我很在意。咦?」
(*日文中,頭髮(發)與神的讀音都是かみ,因此這裏拓人講的「神」,其實是指頭發)
天馬:「唉?連神童學長也這樣?」
京介:「神童學長,請你振作一點!接下來請讓我來吧!」
拓人:「拜託你了劍城!」
京介:「是!要去了!」
阿爾法:「……哦?射門的姿勢,想要正面攻擊嗎?」
京介:「死亡(Death)、死亡(Death)……DE☆SU☆YO☆NE☆*……果然會變成這樣。」
(*Death在日文中發音為デス,但這個發音同時也是日文中敬語形的結尾語「です」。ですよね大部分時候譯為「說得也是」,通常用來同意對方說的話。)
拓人:「竟然有這種事……連劍城也?既然這樣就用化身好了!演奏者……我覺得沒有。果然這個也使不出來啊。」
蘭丸:「化身也不行嗎……這就是所謂的把超次元給奪走的結果嗎?」
矢島:「這是怎麼回事——?雷門球隊完全都使不出招式——!這樣的話、這樣的話……比賽實在太老土啦——!」
菲:「確實,招式使不出來的確很老土呢。」
天馬:「老土什麼的……這樣很奇怪啊!」
阿爾法:「很可惜,事實如此。」
京介:「糟糕了,天馬!」
天馬:「怎麼會……怎麼可能會這樣!我們的足球,怎麼可能會這麼老土!」
拓人:「但是,這怎麼說都……」
天馬:「我們再踢一次吧!都是為了改變現況而戰鬥啊!」
京介:「我知道了。」
拓人:「好!大家,踢得像超次元吧!」
眾人:「嗯!」
矢島:「松風、劍城、神童跟霧野全員都朝著敵陣準備進行強烈攻擊了——!」
拓人:「要去了,天馬!唔喔——我傳球給天馬——!」
天馬:「嗯!」
京介:「天馬!傳過來!」
天馬:「我知道了,劍城!適當高度的中場傳球——!」
京介:「普通的射門——!」
菲:「原來是這樣!只要把普通的動作喊得像招式一樣,讓氣氛出來就可以了啊!」
蘭丸:「不行啊大家……就算喊得像招式,果然氣氛還是出不來……」
阿爾法:「只有那樣的程度。那麼換我們這裏行動了。」
拓人:「糟了,再這樣下去的話……」
京介:「會被打敗嗎……?」
天馬:「請等一下!有哪里怪怪的。這裏有個很明顯的矛盾!我有意見*!」
(*原文為「異議あり!」,為日本在GBA與NDS上知名的法庭辯論遊戲「逆轉裁判」的臺詞。玩家扮演的角色在發現辯論方話中有矛盾時,便會喊出此句來逆轉情勢)
京介:「天馬,不對……作品錯了。」
天馬:「阿爾法!你剛剛說,你抹除掉超次元了對吧?」
阿爾法「Yes. 那又如何?」
天馬:「這樣的話,你在這裏的事情就很奇怪!」
阿爾法「什麼?」
天馬:「要問為什麼……普通的足球是不會穿越時空來襲擊敵人的!所以,你的存在就是超次元!」
阿爾法:「什、什麼!呃……的確。唔啊——」

-END-

    霧野曉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